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道神居

地生万物以养人,缘何夺物以奉天!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董必武访崖门  

2007-09-19 20:19:37|  分类: 勿忘国耻(转载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随着崖门古战场旅游区开发雏形渐露,崖门古战场越来越被世人所关注。其实,早在1958年,董必武视察新会时,就对崖门古战场甚感兴趣,并亲自到实地游访一番,留有佳句,为人所称颂。当时负责董必武安全保卫兼拍摄任务的苏炎煊,在董必武游访崖门过程中,拍摄了不少珍贵历史照片。时隔几十年,近日,当苏炎煊接受记者采访时,再次翻开这些老照片,为记者讲述了董老访崖门过程中一段段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
  .

  1958年12月,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的董必武一行六七人,于12月25—29日到达新会进行为期4天的视察。期间,董老对崖门古战场表示出浓厚的兴趣,多次追问宋元崖门海战遗址情况,并于12月27日访崖山国母殿。

  据苏炎煊回忆,那时从会城至崖山还没有公路,要是从陆路出发是十分崎岖难走的,经慎重考虑,有人提出取道水路,经当时新会县委书记党向民同意,最后决定乘坐县委的小电船“银洲湖”号出发,经银洲湖去崖门。

  当日上午,董老一行在圭峰招待所早早吃过早餐,由党向民、肖辉、曾发、甘伟光等县领导陪同,乘小车到会城河口,登上“银洲湖”号出发。经过银洲湖时,水面风平浪静。董老透过船窗向外观看,水面帆船点点,水波粼粼,远处海滩上的渔民正忙于布网抓泥鱼,海滩湖面,如诗如画,好一派风光!董老掩不住赞叹之情,主动向党向民提出到船头观赏银洲湖美景。当时董老已是72岁高龄,为保证他的安全,“银洲湖”号放慢了速度,尽量保持船只平稳,保卫人员更是小心翼翼地站在船沿,以防万一。凉风送爽,董老尽情观赏着眼前美景,谈笑风生,心情十分愉悦。

  上午10时左右,船到达古井官冲靠岸。由于没有正规的上落码头,船只只好停泊在简陋的乡渡埗头,埗头前有一片泥滩,要架上跷板才能上岸。上岸后,走了一段路才到崖门国母殿。国母殿是奉祀南宋杨太后的。据史称,南宋末年,元世祖忽必烈攻陷南宋京城临安,杨淑妃带领益王、广王和陆秀夫、张世杰等大臣,从杭州出走,经浙江温州、福州,来到新会崖山,在此一带建立行宫,设草市(经营买卖)建军屋、造兵器船舰,集结20万人,坚决抗击元兵。杨太后的坚贞为后世所敬仰,在其死后,新会后人建“国母殿”纪念她。遗憾的是,上个世纪日军侵华期间,国母殿被毁,能见证宋元海战的,只有一个纪念碑和几块石碑,记录了南宋灭亡史。

  董老发现石碑很高兴,并认真研读碑文。由于日久风化,碑文相当模糊,一位随行者低声说:“石碑已没有什么意义了。”董老却兴趣盎然,继续在碑前细看,良久才回过头说:“这是不可多得的历史文物!我要好好研究一下。”看碑文时,董老原是站着的,入迷时竟不自觉蹲了下来。保卫人员立即奉上随身带上山的轻便折椅,让他坐着细读。不觉间,已是11时多,该午餐了,但董老等兴致不减,继续认真研究碑文。至12时,党向民眼见时间不早,硬着头皮上前劝说董老进午餐,董老却连声说“我不饿”,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。

  午餐期间,董老对碑文仍念念不忘,问记载了陆秀夫背少帝赵昺投海的碑文是否仍然存在。有熟知情况的当时县委领导告诉董老,奇石碑已不在了。董老听了感慨不已,吟了《游崖门》诗:“渔村奇石已无碑,国母官冲旧有祠。往事海天何处问,随潮上下只鸥知。骂名留得张弘范,义士争传陆秀夫。大是大非须要管,华人爱汉耻崇胡。”休息不到半小时,董老终于忍耐不住,自个儿又去研读碑文,直至下午2时多,才依依不舍下山离去。

  从崖门回到会城时,已近黄昏。董老、王维周两人进晚餐时,与县委领导人还谈论崖门国母殿的历史故事。苏炎煊回去的当晚,就把照片冲洗出来,并抄录诗词,于次日上午送到当时的《新会报》,其文及照片刊于1959年1月2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